*不定期换模板背景会死星人
*大概有以前,现在,乃至将来开的脑洞☻☻
*博爱但不滥情,涉猎广,二三次元杂食
*写写画画的小城堡,自带半径五米喷泉花坛。
*手游爱好者
*剑网3/剑灵Bns/QQ飞车/淘米游戏/阴阳师/王者荣耀/刀剑乱舞/ES/Zenonia4/王与异界骑士/大航海时代5/秘密关系开始了
*LH7,SJ9, KJJ

黑潮-Part3

其实严格来说,用“放逐”一词来形容这支从鱼人岛离开的亚种人鱼队伍,是不太妥当的。

至少队伍名义上的首领罗德尼就完全不能接受这种说法。

本来吧,他也不是很适应鱼人岛上的生活。自懂事开始,父母和其他弟妹就总用一种半同情半躲避的态度与他相处,因此在十二岁那年,接到迁岛调令时,他还是挺高兴的。

所谓的‘返祖’,其实就是基因图谱背离了鱼人岛的进化规律,朝着他们海生物一族的共同祖先,现在的主要食物——鱼,而非人类演变。

当然,基因上显出的大事,在生活中看来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事。罗德尼在小三叶虫岛上生活这三十多年以来,从未觉得多了一对鳍耳和长爪尖牙是什么足以动摇鱼人岛基业的大事。

但一切惊天动地的...

黑潮-Part2

“汤玛斯!——”一个深色皮肤的水手朝泡泡岛码头上喊道。随着他的这声呼唤,一个面上还带着雀斑的年轻水手背着巨大的帆布背包匆匆地出现在码头的入口。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汤玛斯显然是个新兵,他脸上泛起的潮红,多数是因为奔跑,而非海风长年侵蚀留下的印记。

他赶到于苏斯号的位置时,这艘卡瑞克帆船已经收起了客梯,准备驶入大海了。深色皮肤的水手见状,便将早就备下的一卷绳索末端挽了个圈,随手甩出了栏杆之外。而汤玛斯借着奔跑的冲力,纵身一跃,抓住了绳圈,被深色皮肤的水手拉上了甲板。

“真是多亏你了,詹姆!”汤玛斯站稳之后,便笑着狠狠锤了一下这个高大的水手。“老妈她塞了一包的海王类肉干还不够,还在翻箱倒柜,我...

当王骑联动阴阳师:阴阳师式骑士卡牌设计脑洞(7.14更新御三家及梅林模板)

  • R卡:梅林

  • 攻击A 生命A 防御B 速度S(觉醒后117) 暴击B(觉醒后5%) 


  • 技能1:火球术,0火

“没有什么事是一个火球术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三个。”

梅林连续释放火球对随机三个目标造成伤害,每次造成梅林攻击88%的伤害。

  • 技能2:魔法盾,2火

“这个魔法只能救急,受伤?还是要找医生。”

梅林为队友施放一个护盾,使敌人无法伤害队友,护盾在队友行动2次或承受梅林生命上限12%的伤害后失效。

  • 技能3:魔力波动

“我喜欢元素围绕在身边的感觉。”

梅林受到攻击时,会为自己附加1个持续1回合...

黑潮-part1/OnePiece,人鱼AU/Lucci x Tolyn

OP,原创女主来自一个沉湖多年的页游。

女主是亚种人鱼。私设,像原作白星那样十分人化的是纯种人鱼。亚种和纯种的区别主要是亚种以部落驻扎,生活方式也更原始一些,身上有鳞片指甲和双排尖牙帮助他们狩猎。

没有钱/午夜情深AU,作者个人一直很想写这个题材……原作里幸好是狩纳北遇见了绫濑雪弥,两人虽然波折不断,但最终还是彼此的rio真爱。假如,这个故事里的两人,并没有得到“真爱”的救赎,那么过程又会怎么发展呢?#滑稽


  △序

月亮跳进夜幕,代替了太阳在舞台中央的位置。随着无声大幕的缓缓拉开,帕提亚拉群岛的街道上,逐渐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

帕提亚拉虽然是个温带边缘的旅...


再见了,小公主。


地丑的恶意我无力回击,我也不想转练其他辅助。

僕が生まれる前よりも ずっと昔から続くように

ずっと昔から続くように ずっと昔から続くように

克苏鲁三十题/TKAU/part1

*克苏鲁卡牌2.0联动

*这个AU是平行世界,相当于原世界基础上加了克苏鲁设定

*自娱自乐的写


艾格尼丝突然醒了。像一束气流闯进大气中一样,她猛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虽然刚刚还在梦中遨游,但现在,艾格尼丝一下困意全失。事实上,身为一个战士,她已经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睡着前还以为,苏醒会比想象中困难;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她不仅醒了,还醒得很顺畅。

骤然凌厉的光线有点刺痛了艾格尼丝。“哎呀。”她小小地惊呼了一声,晃了晃脑袋把耳朵拉下来,遮住了眼睛。

“这里的东西都让人感觉好不舒服…………”艾格尼丝弓起背脊,左右活动了一下因蜷伏多时而僵硬的筋骨,顺口抱怨了一句。

“你在说什么?”...

取名杂记三/阴阳寮日常·番外篇

*没有微茨白,是很多茨白

*你被骗了,其实还是微茨白

*我流阴阳寮注意,微青蛙雨女


然而,比丘尼还是陷入了长睡。

从那天起,她便一睡不醒了。

隔壁家的晴明也来看过几次,拿了符咒喃喃几声,又摇了摇头。

“你们放心。她是人鱼诅咒之身,是不会被俗物夺去魂魄的。”望着雪女比平常更是冰寒几分的面庞,晴明摇了摇头:“至于她的肉身,更是无须担心。她魂魄归体之时,自然会醒。”

“大人,比丘尼大人何时能够魂魄归体?”童女怯怯地开口问道。雪女虽把几位治疗式神都请来了,但大家方才都看不出几个所以然。她年龄幼小,妖力又低微,比丘尼待她一向不薄,她却无法回报什么,内心更是惶恐不安,故忍不住气开口问了这...

取名杂记二/阴阳寮日常·番外篇

*微茨白注意

*我流比丘尼


小鹿男是最后被唤进厢房的。

他刚在结界结束一天的训练,就赶着跑来了,还有些喘气。

向门口的雪女与凤凰火匆匆点头示意了一下,他便踏进了比丘尼的厢房。

八百比丘尼笼着手坐在榻上,面色似乎比上次见面看起来更苍白了些。小鹿男想起平日便没见她怎么动过,许是这原因导致寒气入体较旁人更深了。

看来平时要多催促比丘尼大人走走。小鹿男心想。

“来了。”比丘尼冲他笑了笑,有气无力地。

小鹿男行了个礼,屈腿斜坐下。“大人?”

“不急谈正事。”比丘尼咳了一声:“我是有些话想对你说,不如趁这次说完了,也好过你胡思乱想。”

小鹿男吃了一惊:“大人……”

比丘尼抬眼,恳...

1/11